旧雪

懒到年更,对不起等我的宝贝们,没有爬墙

鼠猫】小展昭

这个拖了两个月真的很抱歉!
ooc有有有!!挺严重的!
注:梗来自 木萸 的变小的恋人
以及第一章走这里

(2). 
   
白玉堂无意间看了一眼正在吃面的展昭:虽说脑袋过了桌檐,但身量还是不够,整个身子往前倾只得稍稍坐着点石凳 ,腰身紧绷,看着都累 。

他便寻思着要不要把展昭抱起来放在自己腿上好了,但他傲气的展大人定是不愿的。白玉堂自顾笑笑,用筷子搅了搅氲着热气的汤面,正准备夹起一筷子享受厨房大娘的手艺,就见一旁展昭端起碗像平日那样喝面汤,白玉堂心里一惊,还未来得及阻止,足有展昭脸大的碗已经滑了下去,洒了展昭一身。

平日这只碗算不了什么,可展昭如今是个小孩儿,双手还不够力气控制住盛满汤水分量大的物体,于是——

陶瓷碗落到地上已成碎片,它有价值的证明大概就是展昭一身衣服的面汤和脖颈间粘着的几粒青葱。 展昭还没来得及反应,忽闻身边“噗嗤”一声,展昭顿时羞愤难当,跳下石凳就要往卧房走,白玉堂长手捞过展昭臂下将他提了起来。

“你闻起来有些诱人你知道吗。”  白玉堂抽了抽鼻子,“厨房大娘的手艺简直媲美醉仙楼的余大厨。”

由于面吃完,面汤的热量已散去不少, 饶是如此,展昭的脖子还是通红一片,加上被白玉堂戏弄一番,面相比那面红耳赤更甚。

玩笑归玩笑,白玉堂担心他的御猫大人,便吩咐下人烧了水准备给展昭洗一洗换身衣裳。并在木桶里放了只木凳,免得展昭的小身板给淹没下水。

然后他就抱着刀靠在卧房门前的石柱上,远看一丝表情都没有,好像谁要进去就先受他几刀再说,近看么,发现他薄唇稍稍翘起,眼中是一抹浓到化不开的笑意。

白玉堂听着木门后隐约的水声,手指有节奏地敲打刀身上繁复蹂杂的刻纹,自打展昭变成小孩儿以来啊,白玉堂发现他可以等小展昭慢慢穿完衣服,可以等小展昭小小的步伐,可以等小展昭一点点吃完一大碗面条。他偶尔会回忆那个明媚的午后,阳光里突然闯进醉仙楼二楼的黑猫,和那个从屋顶一跃而下的红衣男子。

展昭扒着木桶边缘往里面看了看,有一只木凳,想来是白玉堂怕自己矮小发生不测。现在的身体不能承受太大内力,这表示展昭不能过多的使用内力,他只好站在椅子上,撑着木桶跳进去。

白玉堂外面听着,心想怎么那么大动静呢。

屋内展昭被溅了一脸的水,摸索着站上木凳,边想若是白玉堂如此该当如何?那只耗子该急得直窜,还得狠狠挠上自己一爪子吧。

最后白玉堂耐不住性子开门进去,展昭正好穿上里衣,发尾潮湿被他披在耳后。

啧,这猫,小时候也忒好看,这眼睛就是猫儿眼!

展昭系着束带,白玉堂快步上前把他抱了起来,坐在床边顺便拿了丝帕,道:“猫儿别动,给你擦头发呢,别着凉。”  展昭刚想说不用,堂堂四品护卫风里雨里穿多少回了,下一秒便非常应景地打了个喷嚏。

展昭到底是消停下来了,这副样子果然还是要好好养的。

白玉堂满意看着坐在自己腿上的小展昭,心想你这猫终于顺了我一回。心情大好的白玉堂手里功夫细致了不少,展昭等着等着头一歪,睡着了。

不过么,展昭并没有一头倒向白耗子怀里,偏偏是朝向另一边,床底下。吓得白玉堂赶紧伸手捞回来,这一捞白玉堂也不敢放手了,展昭睡得正熟。

他一直维持这个姿势,今天天气不错,白玉堂低阖着眼,默默地看着从窗棱泄出来的阳光顺着床脚爬上落在被褥上的白色衣角,再慢慢爬上展昭鬓边,给展昭的脸镀上一层温软。

这一刻时间停滞该多好,白玉堂就可以一直欺负他的御猫大人了。

–End–

感谢阅读的小伙伴,还有啥想看的梗可以和我说哇,我写!









      

评论 ( 10 )
热度 ( 36 )

© 旧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