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雪

懒到年更,对不起等我的宝贝们,没有爬墙

邹霖/九策/鼠猫】某日

:) 送给 @Dataset_Zero  他是我的宝贝,邹霖压轴
:)拖了这么久很想吊打自己,文笔拙劣
:)龙图案卷集人物设定
:)片段式灭文法

1. 
展昭巡街回来,看到开封府众人吃了早饭还没来得及收拾的饭桌,立刻觉得刚才一路吃的还不够,拉上白玉堂就上街去了。

其余数人则以饭后消食为由浩浩荡荡跟着一起跟了出去。

展昭一手一个油条包粽子走在最前面吃得不亦乐乎,白玉堂不禁想如果展昭真的有一条尾巴现在应该正甩得欢快。

展昭走着走着突然停住,连带着后方的众人也顿住脚步,虽然莫名其妙但展护卫有情况一定是大情况。

他们甚至做好了协助抓捕嫌疑人的准备。...

2017-02-03

鼠猫】中元

半夜码文脑子不太清楚,改了一下重发。

————————————————————————————

从黑暗中传来一阵浓郁的檀香味儿,面前影影绰绰有些光亮,展昭尽力睁眼想看个明白,未想一阵疲劳冲上四肢百骸,动弹无能。

自己不应该在开封府院子的床上么?

恍惚间有什么东西从耳旁落下,展昭凭着风声竟闪电般出手接住——一粒花生米,他本能抬头望去,太白居二楼雅座,雪一样白的衣袂露出一角。

时值中元,开封大街小巷挤满了卖东西的摊贩,路上的人大大小小都带了副面具,有的青面獠牙,有的笑颜大开,还有的只为白面,花花绿绿,甚是缭眼。

展昭对鬼神之说,向来是不信的,人死了,就腐化为泥,为萤,为云。鼻息停了,眼...

2016-09-17

鼠猫】 七夕

说实话我都不好意思讲这是七夕甜饼,中元都过了
我家那位也是憋的受不了X

【注意】:人物设定全部参考 耳雅 太太写的七五系列,所以部分人物和人物关系不是常设!!!有三位耳雅太太的原创人物,原著党注意噢

小四子神助攻

——————————————————————————————

“今晚的月色真美,” 展昭指着天上的月亮道,“呀白兄,月亮和你一样白。” 

今日七夕,在潘楼街门外瓦子、南朱雀门外街等大小街口巷角都是卖节日物品的店家和小铺,汴梁城尤其热闹。①两人闲来无事便到街上逛,此时正走到城西边金梁桥,展昭正抬头赏月。

白玉堂转头看展昭,展昭的眼睛本来就挺大,和天上的月亮一样大大...

2016-08-19

鼠猫】小展昭

这个拖了两个月真的很抱歉!
ooc有有有!!挺严重的!
注:梗来自 木萸 的变小的恋人
以及第一章走这里

(2). 
   
白玉堂无意间看了一眼正在吃面的展昭:虽说脑袋过了桌檐,但身量还是不够,整个身子往前倾只得稍稍坐着点石凳 ,腰身紧绷,看着都累 。

他便寻思着要不要把展昭抱起来放在自己腿上好了,但他傲气的展大人定是不愿的。白玉堂自顾笑笑,用筷子搅了搅氲着热气的汤面,正准备夹起一筷子享受厨房大娘的手艺,就见一旁展昭端起碗像平日那样喝面汤,白玉堂心里一惊,还未来得及阻止,足有展昭脸大的碗已经滑了下去,洒了展昭一身。

平日这只碗算不了什么...

2016-08-01

【揉耳朵】 鼠猫

ooc注意,展昭+猫耳,有雷请避

这其实满足了我的私欲哈哈XD

————————————————————————(*¯﹀¯*)

江湖南侠开封府四品带刀护卫当今皇上亲封御猫展昭展大人真的有两只猫耳朵,这是天下人皆知的,好在展昭到开封府辅佐包大人之后,也没有什么人敢再哂笑他的猫耳,可展昭看起来也不是那么顺心。

北宋官帽乌黑浑圆,硬是把脑袋整个儿包起来,牢牢套在头上,还给垂下两个飘摇的鲜红小穗。先不说猫儿就喜欢抓抓毛线球什么的,官帽把他的猫耳朵紧紧压在两侧,舒展不得,总不能戳两个洞把耳朵支出去吧,犯人没来得及跑就先笑倒在地,想想吧,一脸冷酷静肃的展大人脑袋上支着对猫耳!谈...

2016-06-08

[鼠猫] 小展昭

白玉堂×小展昭什么的可爱死了wwwww[痴汉昏倒]

【ooc严重】

【ooc什么的,简直就是天性使然】

注意:梗来自@木萸 的[变小的恋人]  已授权
————————————————————————٩(●˙ε˙●)۶
(1)

嚯这可新鲜了。

白玉堂摸着下巴挑眉看着身边还在睡觉的展昭。

展昭此时睡得正香,小孩子嘛,自然要多些睡眠……

展昭突然变成七八岁的小孩子了,脸蛋粉粉嫩嫩可可爱了,白玉堂在震惊之余,伸出手指满足了自己的私心——戳一下。平时不苟言笑的御猫大人的脸蛋碰都碰不到,白玉堂心里笑嘻嘻的。

[哈哈,你也有今天,给我逮着了吧。]

这么一闹展昭醒了,坐...

2016-05-15

[鼠猫] 雨落声自消

     第一次发文就是真!爱!鼠猫!!!第一次发质量八成也不太好。ooc严重,是根据自己偏好。

—————————————————————(´・ᆺ・`)う

        这会儿正是飘春雨的时节,连绵雨雾覆盖了整个开封,白玉堂揣了坛女儿红坐在开封府屋顶,开了封泥,却没动。
       
        针般的雨点迎着白玉堂的面庞扑...

2016-03-19

© 旧雪 | Powered by LOFTER